随意~(^ν^)

我这里有道推理题..细思极恐,请来猜猜看(^ν^)
提示
1感情
2 无cp向
3不可能之人
4语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碟仙,碟仙,谁是坏孩子呢?#
“喂,听说301寝室的亚瑟,他的戒指不见了诶,好像是同寝室的人拿的。”“是吗?那还真是惨呢,要是被亚瑟本人发现了可是不好的呢,谁让他是前不良呢。”……
教室里的学生在一人一句的谈论着这件事。却不知道301寝室里的气氛有多么严肃。
“呐,小亚瑟,你觉得是谁拿了你的戒指呢?在我们这些人当中的话。”弗朗理了理耳边的头发,不像平常那样那样嘻嘻哈哈的笑脸,反而换上了一脸严肃的表情。“呐,亚瑟hero希望你不要怀疑到hero的头上呢。”阿尔的眼神也极为严肃,看着这两个人,亚瑟摇了摇头没说话。“诶…各位,在下听说有一种办法可以找出偷了戒指的坏人呢。”本田菊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提议到。
听到有可以识别出坏人的办法,各位的注意力都到了本田菊身上。本田菊看着注意力到了自己身上清了清嗓子继续说“是这样的,在下最近无意间听到课间同学们说的一种很灵的方法,就是,请碟仙,只要按照玩碟仙游戏的办法,碟仙就可以告诉你一个问题的答案。”“碟仙?”亚瑟听到这个游戏的名字挑了挑眉“我听说过,这个似乎很灵呢。可以试试。”弗朗托腮似乎在想些什么,但看了一眼亚瑟似乎有意尝试的样子,耸了耸肩表示同意,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值得一试。本田菊看了看各位,点了点头。“那么,各位,大家十二点之前准备好吧。”
假装已经到了十二点了。
“那么各位…都准备好了是吗?”本田菊看了看四周的人,点点头,伸出手指按在碟子上“那么让我们来问问看究竟是谁吧。”众人学着他的动作将手放在碟子上,按照方法开始问问题“碟仙,碟仙,究竟是谁拿了亚瑟的戒指?碟仙碟仙究竟是谁拿了亚瑟的戒指。”众人闭上眼,感觉到碟子在动,却感觉有些奇怪。睁开眼,碟子赫然指着阿尔。“诶?…不是hero啊!这和hero没关系啊!不是hero做的啊!相信我啊!”阿尔看着碟子指向自己满脸的惊讶。“阿尔…真的是你吗…”弗朗垂眸看了一眼阿尔,语气里数不清的失望。阿尔睁大眼睛看着周围对他放出不信任眼神的人。“你们,真的都认为是我做的吗?!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啊,一定是碟仙在骗人,一定是的!”阿尔有些失去理智的向后退着,却撞倒了在桌子上的蜡烛。蜡烛滚落到地上,烧上了阿尔的裤子。寝室里的人睁大眼睛看着燃烧起来的阿尔。亚瑟腿一软仿佛要摔倒在地上。弗朗勉强保持着理智,将各位带离开寝室。整个寝室楼不久便都知道阿尔的事情了。
众人以后,只字未提起阿尔的事,或者是碟仙的事,似乎都怕了,怕了碟仙。他们都认为是因为惹怒了碟仙阿尔才会死的。可是…在过了五年后,弗朗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,似乎,正式的游戏即将开始了。
提示
1感情
2 无cp向
3不可能之人
4语句
亚瑟当在听到以前的大学同学说要同学聚会的时候,内心一阵复杂,当初阿尔的死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,原来当初亚瑟的那个戒指是被奥利弗拿走了,并没有弄丢,可,阿尔的死却无法弥补,还记得当初阿尔的葬礼上亲属痛哭的场景。亚瑟感觉自己的罪恶感越来越深厚,而此时弗朗又提出要与旧时的同学聚会,难免有些不安。
弗朗负责开车来接亚瑟,在后座上已经坐着阿尔的哥哥马修。亚瑟还记得马修知道阿尔死后马修那几乎绝望的眼神。亚瑟看了看马修,马修只是微笑的向他点点头。
一路无话,来到别墅,其他人已经都来了。成员都有:弗朗,基尔,本田菊,安东,费里,卢西,弗拉,罗维,王耀,亚瑟,马修,路德。
几个老同学在一起叙旧,本田菊似是无意的提到了当年阿尔的事情,让众人沉默了。还是马修清了清嗓子让众人回过神来。弗朗看了眼亚瑟,叹了口气便去准备晚饭了。
众人都去帮着弗朗,只有亚瑟被留着。
吃饭时,大家正聊得欢快,突然听到路德唔咽一声然后倒在了地上。亚瑟和弗朗他们都被吓到了。弗朗上前检查了路德的死因,食物中毒,嘴唇发紫,面色发白。本田菊他们看到这种场面以及听到路德已经死亡的消息后,都开始有些慌张,因为这里的食物,他们都有吃过。基尔伯特看着路德的尸体,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到“west…今天都没有喝啤酒呢…连小菊他们都喝了…”
弗拉忍受不了这种环境拉着卢西走去了客厅。弗拉的洁癖在这种时候犯了,卢西看着哥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众人在客厅里坐着,费里西安诺一直在哭,本田菊拍了拍费里的肩安慰了,卢西发现弗拉已经洗了两个小时的澡了,打算去找弗拉的时候,基尔和罗维诺迎面走来,问他们有没有看见弗拉都说没有。卢西有些慌了,冲进浴室只看见弗拉跪坐在地上头埋在了浴缸里眼睛睁大了,是被人强行溺死的。基尔和罗维跟着卢西来到浴室,看到这个场景止不住的尖叫了起来。
卢西在得知是被强行溺死的时候,看了眼罗维和基尔。阴沉的走了出去。刚来到客厅,电突然就停了,在黑暗中隐约的听到了肉体被刀戳到的声音。弗朗找来蜡烛,发现在客厅中赫然躺着王耀的尸体。死因是被刀捅死的。献血流在地板上更添诡异,本田菊沉痛的看了一眼,亚瑟上前检查发现王耀的脖子上有被掐的痕迹。似乎还很新。
众人看着停电的屋内,弗朗去检查电闸,发现被人关掉了,弗朗去触碰电闸的那一瞬间就被电闸的电压所电到倒在了地上,但随即,屋内的灯又重新凉了起来。基尔受不了这一切了,他发疯了一般的冲下别墅所在的山,安东连忙前去追却没有在回来。本田菊在他们去追的时候发现在电闸的下面有一滩水,似乎是什么融化了。罗维诺看着一滩水思考着,卢西则是看着被吓晕的费里。
夜晚,还没有完。
马修看着这些情况叹了口气,向大家提议到不如用玩碟仙的办法来找出是谁杀了大家。众人听到这个都纷纷低下了头。亚瑟却带头同意了玩碟仙,本田菊也同意了,于是剩下的人亚瑟本田菊,马修,罗维诺,卢西。除了晕掉的费里外都一起玩了五年前玩的碟仙游戏。“碟仙啊碟仙,是谁在捣鬼,究竟是谁杀了那些人?”各位都闭上眼,随后感到了碟在转动,然后睁开眼,碟仙赫然指着亚瑟。亚瑟有些惊讶的看着,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就如同五年前他对阿尔的眼神一样,这是报应吗?亚瑟看着他们心如死灰的叹了口气,卢西上前去拽住他的衣领怒吼道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,你为什么要杀了大家?!”亚瑟推开了卢西,“我没有,我没有做!是碟仙在骗人!我明明什么都没做!”“碟仙是这么指着你的!你还想狡辩些什么?”罗维诺满脸怒气的看着亚瑟。亚瑟则是抱住头,五年前的回忆不断的涌入,他失去理智的抓起桌上的蜡烛。这时,电突然又停了。三秒之后电又重新打开,然而亚瑟已经躺在地上,手中的蜡烛已经熄灭了,是被刀直割喉咙而死的。罗维看着这个场面直瘫坐到了地上。马修异常冷静的向大家提议到去坐车下山。
本田菊负责开车,卢西抱着费里坐上车。可是开车到半路的时候,车突然就爆胎了,众人一下车,就看见安东的尸体横在山路上。基尔伯特却不知道哪去了。罗维看见安东的尸体忍不住的大声哭起来。卢西看着他们没有说话,本田菊提议回去别墅看看。马修点了点头答应了。可是,当众人来到别墅前时,别墅已经被火点燃了,而在火之中,隐约能看到基尔伯特的影子。基尔伯特似乎还在火中喊着“碟仙,碟仙,五年前的火焰,是否和现在一样美丽?当年错的,究竟是谁?”
随着火将天花板烧塌,再也看不见基尔伯特的影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当年阿尔的死并非意外,请大家推出究竟是谁,杀了谁?